苑秀丽:关于西方新闻舆论的马克思主义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6 次 更新时间:2020-02-14 13:29:07

进入专题: 新闻舆论   马克思主义新闻观   西方新闻传媒  

苑秀丽  

  

www.hong88.com_【官方首页】-红88   内容提要:当前对于西方新闻舆论存在一些错误认识, 认为马克思和十月革命前的列宁全面肯定了资本主义新闻自由, 当代西方资本主义已经实现了新闻自由, 只有市场化才能实现新闻自由,西方新闻传媒已经“去政治化”了, 西方新闻传媒能够始终坚持客观性原则等。这些认识影响了对马克思主义新闻自由思想、中国的新闻舆论状况、党在新闻舆论工作中的地位和作用的认识, 我们必须进行辨别、评析。马克思主义关于新闻舆论的科学认识为我们辨明、评析关于西方新闻舆论的错误观点提供了理论武器。习近平总书记对新闻舆论工作提出了新要求, 当前中国的新闻舆论工作要牢牢坚持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 切实贯彻落实党对新闻舆论工作的要求和指导。

   关键词:新闻舆论 马克思主义新闻观 西方新闻传媒

   作者简介:苑秀丽,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海南热带海洋学院理论创新基地研究员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现状、主要问题与基本趋势研究冶(18AGJ005) 的阶段性成果

  

   2019年1月, 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体学习聚焦全媒体时代和媒体融合发展, 体现对新闻传媒的高度重视。党的新闻舆论工作是党的意识形态工作最前沿、最有影响力的阵地, 服务于党和国家的工作全局。但是, 当前关于西方新闻舆论的错误认识影响了对马克思主义的新闻自由思想、中国的新闻舆论状况、党在新闻舆论工作中的地位和作用的正确认识。这些错误观点主要有:马克思在早期就肯定了资本主义新闻自由, 当前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已经实现了新闻自由, 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却没有新闻自由;新闻自由是新闻事业的客观要求, 只有实行市场化, 完全开放媒体市场才能实现新闻自由, 西方的市场化实现了新闻自由, 中国也应当完全开放新闻传媒市场;西方新闻传媒已经实现了“去政治化”, 因此, 中国共产党领导和管理新闻传媒是错误的, 也应该“去政治化”;西方的新闻传媒能够坚持客观性原则, 不为任何人的意志所左右, 不被任何力量所动摇ww.hong88.com_【官方首页】-红88坏鹊取H绾伪婷鳌⑵牢稣庑┕赜谖鞣叫挛庞呗鄣姆茁胰鲜赌? 我们要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方法作指导,辨清西方新闻舆论乱象, 揭示其真相。www.hong88.com_【官方首页】-红88本文通过对这些观点的辨别、评析, 阐述马克思主义关于新闻自由的基本认识, 揭示西方“新闻自由”的本质, 洞察西方新闻舆论的真相。

   一、透视资本主义“新闻自由冶的真面目

www.hong88.com_【官方首页】-红88   有研究者认为, 马克思和十月革命前的列宁全面肯定了资本主义的新闻自由。马克思强调新闻出版自由的普遍性, 认为新闻出版自由是“人类精神的特权”, 是“普遍的权利”和“普遍自由”,而不是“个别人物的特权”。该研究者写道:“‘十月革命’前, 列宁的新闻思想中出版自由思想占据重要地位。他对西方国家的政治自由(列宁通常把言论、信仰、出版、集会、结社、罢工这六项公民的自由权利合称为‘政治自由’)评价相当高。他说:‘在美国, 自由是最充分的。’英国‘是世界上最富足、最自由和最先进的国家之一’, 在比利时‘政治自由早就成了公民的财富’等等。”该研究者认为, 列宁“掌握政权后, 只想搞专政, 就猛批新闻自由”。这些认识是对马克思、列宁新闻自由思想的错误解读。

   马克思和列宁对资本主义新闻自由既肯定其进步性, 也揭露其局限性和弊端。www.hong88.com_【官方首页】-红88有研究者就指出:“对国内很多拿新闻自由说事的人来说, 不但列宁早被否定或遗忘, 而且他们心中的马克思也只是那个反对普鲁士新闻检查的马克思, 而不是批判资本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对物质生产和精神生产的占有和支配的马克思。”在马克思看来, 新闻自由、言论自由是资产阶级反对封建专制制度的口号, 是资产阶级用以宣传思想、引导舆论、夺取政权的武器。新闻自由口号的提出反映了当时处于上升时期的资产阶级反抗封建专制制度、发展资本主义的要求, 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新闻出版事业的发展。

www.hong88.com_【官方首页】-红88   马克思揭示了资本主义新闻自由的阶级性、虚伪性。www.hong88.com_【官方首页】-红88新闻自由到底应该遵从哪一个等级的要求呢? 哪一个等级要求的新闻自由权利能够代表“每一个人”的、“普遍的权利”呢? 马克思认为,“普遍的和广泛的观点几乎完全不存在”。在阶级社会中, 由于不同阶级的存在, 并不存在普遍的、一致的新闻自由要求, 也不可能实现每一个人的、普遍的新闻自由。马克思揭示了资本主义的新闻自由实际上是资产阶级的自由。资产阶级在掌权后虽然在法律上承认公民的言论出版自由权利, 但为维护其阶级利益, 却依靠自己拥有的经济和政治权力限制工人阶级和广大民众的权利。“普鲁士资产阶级在其反对封建社会和王权的斗争中, 被迫以人民的名义为自己要求了一种武器——结社权、出版自由等等, 现在, 当受骗的人民已不再利用这种武器去拥护资产阶级而流露出要利用它去反对资产阶级这种危险意图的时候, 难道不应当把人民手中的这种武器摧毁吗?”马克思还揭示出资本主义的新闻自由还是资本的自由。www.hong88.com_【官方首页】-红88当西方主要国家的资产阶级革命完成, 资本主义制度建立, 资产阶级政权基本稳固后, 近代新闻业便成为资本家赚钱的工具。

   列宁对资本主义新闻自由的认识是前后一致的。列宁盛赞出版自由是一个伟大的口号,“反映了资产阶级的进步性, 即反映了资产阶级反对僧侣、国王、封建主和地主的斗争”。同时列宁揭示在资本主义国家, 经济上政治上占统治地位的是资产阶级。他认为, 由于出版对经济的要求, 对资本的依赖, 出版自由依然是少数人的自由, 是富人的自由,“在全世界, 凡是有资本家的地方, 所谓出版自由, 就是收买报纸、收买作家的自由, 就是买通、收买和炮制‘舆论’帮助资产阶级的自由”。列宁深刻洞察到新闻舆论中的对立。在资产阶级武力进攻新生的苏维埃俄国的同时, 资产阶级报刊和通讯社等新闻舆论机构对苏维埃俄国进行诽谤、攻击, 散布谣言, 片面报道。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对立决定了新闻出版领域也必然存在对立与斗争。

   从当代资本主义国家新闻舆论的现状来看, 新闻自由并没有实现。我们可以看到, 资本主义国家对新闻舆论的管控是无处不在的, 媒体的自由采访、自由通讯常常会受到政府或其他政治力量的限制、干涉和阻挠。比如, 1991年“海湾战争”期间, 美国政府对战地新闻报道提出很多限制。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时, 要求媒体记者和新闻报道必须维护国家利益与价值观念, 他们必须配合政府从正面报道战争。在2003 年美国“特工门”事件中, 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政府对新闻自由的任意践踏:披露这一事件的《纽约时报》记者朱迪斯·米勒因拒绝向法院透露秘密消息来源被判处藐视法庭罪入狱。2013年5月, 美国司法部秘密窃取美联社记者和编辑2个月的电话通话记录, 以寻找向美联社提供秘密消息的人。

   资本主义私有制度决定了新闻自由无法实现。尽管西方新闻媒体自我标榜“对事实负责”“为公众服务”, 但是在资本主义私有制下, 新闻传媒归私人所有, 资本家为了自己的利益会决定和影响新闻传媒的立场和取向, 会对记者进行严格管控和干涉。比如,《华尔街日报》于2007年被传媒大亨默多克买下, 默多克以利用媒体影响政界和商界著称。2017年前后, 数十名记者、编辑及其他员工离开了《华尔街日报》, 主要原因是他们认为默多克与特朗普的紧密关系影响了该报的立场,无法进行公正的报道。默多克的立场使该报对特朗普不利的报道、文章无法发表。

   西方新闻传媒并不是一种绝对自由、独立和批判的社会力量, 不是“第四权力”, 记者不是“无冕之王”。在西方世界, 新闻传媒同总统等政治力量、大资本家的妥协, 对不良现象的包庇才是常态。西方新闻媒体、记者有批评权, 他们可以对政府的政策、执政党的执政能力、公众人物的表现, 或社会上的不良现象进行批评, 但是, 这有非常严格的限度, 他们往往为了自己的生存和利益不得不屈服于政府、政党、大资本以及市场, 约束和控制新闻舆论。这才是标榜新闻自由的西方国家的现实。

   所以说, 在资本主义国家, “新闻自由”只能是纸面上的、形式上的自由, 广大民众无法真正享有。“一些西方国家不管是争取还是限制新闻自由, 都出于维护自身阶级利益的需要。也正因为此, 新闻自由有时作为一种目的, 有时它又作为一种手段。当要从敌对者手中争取新闻自由的时候,它是一种目的, 他们会把它写在自己的旗帜上;而当自己争得了新闻自由的时候, 它便成了一种维护自身利益、实现更高的政治和经济目标、服务其政治和经济制度的手段。”资本主义“新闻自由”的幌子遮蔽了西方新闻舆论的真相和本质, 对此我们应当有清醒的认识和理性的判断。

   二、西方的新闻传媒市场化并没有实现新闻自由

   有研究者提出, 新闻传媒要做到“客观公正地报道事实, 要摆脱外界干涉。必须首先要在经济上实现独立。使媒体在经济上实现独立, 唯一的办法只有深化媒体市场化改革, 摆脱其他利益集团的绑架, 才能为媒体提供经济保障从而使其言论自由”。但是, 西方新闻传媒的市场化并不意味着就能实现新闻自由。在资本主义制度下, 新闻传媒的市场化就是私有化、资本化, 市场化限制甚至剥夺了民众的话语权, 民众的新闻自由依然无法实现。

   马克思已经看到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新闻出版受到经济的制约。1847年9月, 共产主义者同盟建立了自己的机关刊物《共产主义杂志》, 但是, 当时工人政党不仅面临的政治环境恶劣, 而且经济力量也十分薄弱, 新闻出版需要钱, 工人报刊很难长期存在并发挥巨大影响力。列宁也揭示出:“资产阶级个人主义者先生们, 我们应当告诉你们, 你们那些关于绝对自由的言论不过是一种伪善而已。在以金钱势力为基础的社会中, 在广大劳动者一贫如洗而一小撮富人过着寄生生活的社会中,不可能有实际的和真正的‘自由’。”

   在当代资本主义新闻传媒市场化下, 兴办和经营新闻传媒需要大量的资金, 普通民众根本无法负担。“由于种种原因, 特别是资本的垄断, 已使绝大多数人丧失了这种自由的权利。他们无力进入需要巨额资金的传播领域, 无力确保自己的言行能够自由地发表和传播, 也无力拒绝强加给他们的、来自垄断传媒的少数人的声音。人们发现, 随着垄断的加剧, 以往美妙的新闻自由仅仅成为资本拥有者的‘自由’和‘护身符’了, 而大众则在资本这一现实力量的制约下, 实际上已丧失了所谓的‘新闻自由’。”面对这样的现实, 有研究者提出:“新闻自由的关键, 不在于要不要言论表达的自由, 而在于谁的自由——是媒体拥有者的自由, 还是全体人民的自由? 谁的需要——是商业牟利和资本积累的需要, 还是人民言论表达的需要?”在大资本、大财团控制新闻传媒的西方国家,“没有能力拥有媒体或成为广告商的广大民众在媒体上的表达权利, 包括这些媒体所雇佣的新闻工作者的表达权利, 就会从属于媒体所有者的私人产权和在此基础上形成的阶级权力, 从而导致少数‘豪民’或‘豪民’阶级劫持人民的出版自由权利”。市场新闻业的发展把新闻自由越来越归属到一小部分富有的资本家手中。

西方资本主义的市场化并不能使新闻传媒成为“社会公器”, 成为监督国家的“第四权力”, 市场方式运作并不能保证新闻传媒的独立性和自主性。在西方的市场化条件下, 新闻业越来越变成了“市场新闻业”“商业新闻业”, 这是一种以市场为导向、以经济利益为首要目标的运营方式。西方新闻传媒以营利为目的, 它们为了自己的私利, 为了谋取不正当的利益, 会与商业机构、经济组织、广告主、政治集团等沆瀣一气。大财团控制下的新闻传媒往往为了自己的商业利益或政治利益, 毫不顾忌新闻传媒的社会责任。比如, 在记者的观点或报道与新闻传媒公司发生分歧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新闻舆论   马克思主义新闻观   西方新闻传媒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500万彩票_[开户赠金](http://taiyanglei.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理论新闻学
本文链接:http://taiyanglei.com/data/120156.html
文章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2019年第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500万彩票_[开户赠金](taiyanglei.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500万彩票_[开户赠金]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taiyanglei.com Copyright © 2020 by taiyangl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500万彩票_[开户赠金]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